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走进九州

大宝游戏官网:谋断九州虎头蛇尾的历史架空剧2020年4月19日

时间:2020-04-19 08:42:49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《谋断九州》是一本很难评价的书,事实上,冰临除了《死人经》之外,其他的作品都很难评价。对于《死人经》,我们可以轻松地说,这是一本中前期非常优秀的帮派武侠,除了后期有些无聊烂尾;但是对于冰临的其他书来说,却很难下这种没什么异议的盖棺定论。

  《谋断九州》也是这么一本令人为难的小说。在看这本书之前,我已经从我的朋友们那里收集了一些意见,虽然大部分人对这本书的中后期表达了极度的不满,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本书整体上都很完美。而我自己看完以后,对此也深感棘手和困惑。

  于是,看完以后过了好几天,放了一阵子,稍微沉淀了一下思考,觉得终于有可以说点什么公允的话了,这才开始写这篇文章,与大家一起赏析此书。

  《谋断九州》最好看的是第一卷,可称“极佳”,细细品来有三重美味,第一品品到的是跟随剧情推进的紧张和刺激,第二品品到的是绝妙的文笔和值得咀嚼的人塑,第三品品到的则是贯穿其中的名实之道,读罢以后,这三层风味在回忆中荡漾开,确实给人极佳的阅读体验。

  初看这一卷,读者一定会被紧张的剧情所吸引。一开始的节奏可以说得上是舒缓,作者不紧不慢地写着主角楼础的日常经历,但这依然给予读者逐渐上升的紧张感,因为楼础一直在暗中筹谋一个刺驾的阴谋。故事的推动是波澜不惊的,但是其下却酝酿着极度危险的暗流,主角越是表现得冷静平和,读者越是紧绷着一根弦。以刺驾作为引子,引出皇帝和军功贵族、各地藩镇、内宫宠臣、后宫外戚、外庭文臣之间的斗争,弥漫着的紧张感推动着剧情逐步加快节奏,快速推进的剧情让读者喘不过来气,而密集的剧情反转更是砸得我瞠目结舌——当然,杀过皇帝之后过分频繁的反转也稍微令人有些厌倦。

  而这一切,都是在冰临极富掌控力的叙事下实现的。纷至沓来的事件并没有让冰临手忙脚乱,他有条不紊地将一个复杂多变的政变事件呈现给读者。冰临选取了主角楼础作为叙述的视角人物,这一方面让密集的转折得以成立,因为读者只能跟随楼础来接受不完全的信息,另一方面也让转折的情绪冲击力更强,读者的情绪能够被主角的危局所引动,反转时才有揪心的感觉。

  冰临的文笔向来是冷静的,这和主角“胸有激雷而面若平湖”的人设是十分相配的。而最厉害的是,冰临能够用平静得接近冷漠的笔法,写出激烈得要透出纸面的情节,这形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魅力,要爆炸一般的故事被平实的文字压住,这其中的张力实在是令人赞叹。最典型的就是杀皇帝一节,之前积蓄全部压力,全部紧张感都堆积在这一处,最终事件终于发生的时候,却简单得难以置信,疏离感并没有减弱紧张感的释放,而是让压力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绽放出来,非常漂亮。

  而人塑上则有楼础和皇帝两个非常有层次的人物形象,两者均为心怀天下之人,也都在谋划着自己的阴谋,构成了一种巧妙地对比。尤其是皇帝的形象,这是一个有为的暴君,其心怀天下,筹划着十年百年的家国大计,也颇有智慧和能力,但这并不能掩盖其心其行的暴虐残酷(还有好色),而且对任何人都保持着冷漠无情,其智慧也显示为刚愎自用,所谓“智足以拒谏,言足以饰非”,其是也。在其身死以后,皇位偶然归于太子,但太子也是个以残酷为乐趣的小暴君(很类似乔弗里,但比一代大帝乔弗里还要幼稚),这种传承令人嗟叹不已,进一步加强了天成必亡这种大势已去的感觉。

  这还不够,冰临还往里面加了一味自己秘制的调料,那就是“名实之学”。冰临一直是一个很有思想表达欲的作者,大宝游戏官网他对历史有一套自己的理解,虽然名实之学在这一卷中并没有展开,只是主角借此学着如何揣摩人心,作为故事的潜在推动力存在,但作为调料洒进小说中,能够进一步加强故事的“底蕴”,让故事具有那一抹值得回味的余韵,这就是《谋断九州》第一卷的最后一重风味。

  这三重风味使得第一卷近乎完美,硬要挑点小问题就是节奏有点太快,没能展开太多有关世界观的设定,是一部“戏剧性”有余的作品,我个人还是更偏好节奏稍慢的一点作品——但这不免有些鸡蛋里挑骨头了。

  《谋断九州》的第一卷可称完美,但后面几卷是越写越不好看了。第一卷中最突出的优点在剧情上,结构上完整集中,内容上跌宕奇异,总体上说戏剧性极强,但这个优点在后续的发展中丢失殆尽了。

  剧情不再完整集中,而是以主人公的游历为线索,用类似游记的松散形式来构成整体的剧情。虽然每一步游说都颇为紧张,但整体上难以构成严整的结构,这一问题在各路义军汇聚东都的时候还不是特别明显,在主人公放弃王位后,整体的松散就严重到难以接受了。剧情的内容上,游说和转折初见为惊,屡见为疲,一个说客纵横各路诸侯之间穿针引线,用一张嘴说动他们改变策略,这类情节看得多了觉得模式重复,内容单一。

  而这两个问题也和叙事视角有关,集中于主角的跟随视角在第一卷可以增强剧情阴谋的表现力,但在后面的故事中,这个视角则拖累了剧情的可读性。主角是一个说客谋臣,作者紧紧跟随主角的足迹,这使得很多重大的事件没法直接借以叙述,比如襄阳之战,而只能以一次次拜访诸侯展开剧情,这就让叙述颇有流水账的意味。而其说客谋臣的身份也限制了剧情内容的选择,紧紧跟随这样一个人来叙述,那也只能讲他耍嘴皮子的一种剧情内容,在内容上是很不丰富的,无怪乎读着让人疲惫。

  放弃王位这个情节引发了极大的争议,之后又是一大段非常无聊的论道辩论打机锋的故事,仅仅只能靠冰临卖弄文字上的小聪明来吸引人,没法靠着故事本身的张力来吸引人。这个节点之前,还有东都之围这个比较集中的故事,而这个节点之后则是松散的襄阳之战。

  襄阳之战后主角再次隐居,这个节点之前还算是有所谓“故事”可言,这个节点后则是快速交代后续的历史大纲,第二波群雄并起最终归于一统的历史,因为主角没有参与,就只以大纲遁的方式呈现,剧情上实在是干瘪无趣。

  当然了,后面采取这样的写法是贯彻着作者的想法的,这本书就是要集中于徐础(一开始叫楼础,后来改为母姓徐,为徐础)这个人,写他的个人经历,写他的迷茫和追寻,后面的历史他只参与了这么点了,所以小说也不去写它,因为那已经不是徐础所经历的“活的历史”了——那么作者要写的名实之道就成了个笑话。名实之道从因名循实到破名求实,最后到由实端入道,以实践来求真实的“心怀天下”,这是集中于徐础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。但问题来了,九州天空城2免费观看说好的以实践来求道呢,徐础实践了什么?大乱到大治这段历史的后半程他的参与程度是很低的,大部分时间在隐居摸鱼,到了天下大治才重新出来兴风作浪,参与宋家王朝的政治斗争,你有何颜面称“谋断九州”?

  当然,以上的诋毁或许只是我个人的思考,冰临自有其意图。这小说的中后期也不是找不出优点,虽然剧情方面整体松散无趣,但文笔依然上佳,能时而写出很有可读性的情节,在人塑方面也能用关键性的情节来塑造人物的形象,比如马维之死几章,写马维近乎疯狂的好名,是很有嚼劲的段落。对于名实之道的阐发也能说得上是步步深入,体现了冰临对于历史大势和个人选择的独特思考。

  而且还有一贯很棒的感情戏,第一卷中偶尔透出的对欢颜郡主的暧昧,之后则是和金圣女女强男弱的感情,和张释清的分而又合则能和这个小姑娘的成长结合在一起,这三段感情都很有新意,还有冰临独特的味道——尤其是张释清,前期任性刁蛮却让人在讨厌中生出一丝喜爱,后期成长起来更是和徐哥的互动更是平淡中透出独到的甜蜜,冰临写情爱多写错过而造成的淡淡哀伤,金圣女和欢颜郡主都是,但和张释清的相守则证明了冰临也是能写一段有好结果的爱情的。

  我听说冰临的订阅群中平时谈得最多是感情线,的确,冰临的感情戏写得很有自己独特的气质,我都希望他专门写写百万字以内的古言小说了……然而他毕竟是长篇历史架空的作家,感情戏写得再好也只是调剂,这不免有些遗憾了。

  《谋断九州》最有争议的情节就是主角徐础放弃王位逃向邺城的那段,其次就是大后期隐居用纲要来粗暴交代历史,对名实的解读也是一项很有争议的事情。当然有的读者可能会说,这种指责是不合理的,因为冰临给出解释了,主角放弃王位是因为主角有自知之明,后期不写分久必合的历史是因为主角没有参与,名实是冰临的私货他爱怎么解读怎么解读——是是是,冰临总是有自己的道理,总是有自己想写的东西,不管故事什么走向,人物有什么命运,设定怎么奇特,冰临总能圆回来,你接受不了是你读者的问题,get不到冰临的想表达的东西就是你读者low,反正总不会是他的错。

  冰临是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作者,但他有时候就是太有自己的想法了。他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,因而总是有过于用意的错误——《拔魔》和《大明妖孽》是在设定上有自己的创造,前者想要在玄幻中融入世俗王朝的设定,后者则是历史悬疑、科幻、异能、武侠等设定的一锅乱炖,《孺子帝》和《谋断九州》则是在剧情、人物和思想上有自己的思考,前者有莫名其妙的选帝游戏(这可真古代),后者则有主角激流勇退以及嘴王的打机锋求道——冰临的小说总是不缺争议性要素,而且他总是有,唔,自己的一套歪理。

  大概“智足以拒谏,言足以饰非”这句话也能适用于冰临自己,冰临在写作上的智慧不足以构设一个让一般读者心服口服的故事,但足够给把读者绕晕乎了,堵上读者的嘴,所以他在《死人经》之后的创作总是有一股子怪怪的味道。最怪的就是《大明妖孽》,这书前传看得人心中充满了期待,觉得冰临对历史悬疑的气质把握得特别到位,结果一看正文,第一卷是个为了保住自己JJ的大逃杀,第二卷突然横空出世外星人,第三卷则是异能、武侠、科幻混杂到一起的怪味,第四卷倒是糊上了整个故事然后塞到历史里面——真的是,这书就是神乎其神,我看完反正缓了好久,觉得自己再也不想看冰临的小说了,谋断还是完结了再追的。

  反正,他的小说,尤其是《大明妖孽》,你很难笃定地评价这书不好,你只能说,他写得很用心,但越用心,味道越怪。

  但他也有味道纯正的两条写作道路:一条是《死人经》前中期的帮派武侠,以冷漠之笔写江湖残酷的一面,虽然他之后又写了好多部小说,但《死人经》依然是其最优秀的一部;另一条则是《死人经》后期开发的历史架空,《孺子帝》和《谋断九州》冰临在这条道路上的创作,写权谋和大势,但冰临对这个题材的掌握依然会有些许偏差,有时候会冒出来匪夷所思的剧情或人物。

  冰临喜欢写自己的,喜欢创新,企图走出自己的写作道路,但我想就目前的状况来说,他还是比较缺乏开拓进取的能力的,更适合在成熟的写法道路上写作高水品的作品,比如帮派武侠的道路,比如历史架空权谋的道路。

  看冰临在微博发的后记说,他之后要写一组短篇小说,科幻和玄幻,恐怕又是要做设定实验了——考虑到《拔魔》和《大明妖孽》,我对这些实验性作品持有悲观的态度,但考虑到《大明妖孽》那个极佳的前传,或许冰临在写短篇上能有不错的掌控力也说不准……

  《谋断九州》有一个非常完美,完美到可以当通俗小说教科书一般的第一卷,是典型的那种戏剧性极强的历史权谋大戏。无论是在剧情和叙事上,还是在文笔和人塑上,还是在思想上,这第一卷都可以说是毫无缺点。剧情上的紧张刺激和密集反转让读者大呼过瘾,白描冷静到有些冷漠的文笔则和激烈的情节形成了一种绝妙的张力,主角楼础和天成暴君的对照尤其有值得深入思索的动力,对暴君的人塑则是全书数得上的绝佳塑造(另一个绝佳的人物形象是老婆张释清),而且在其中还融入了一些化用魏晋玄学的名实之道。这一卷真的令人赞叹。

  但冰临能写绝妙的一卷,却不能写绝妙的六卷。他过于想要借助主角徐础的经历来表达对于历史的思考,却因此扭曲了小说最重要的叙事功能,让之后的剧情越写越散,越写越无趣。但他没那么用意的地方反而很棒,比如感情戏,三条感情线都有值得回味的独特风格,尤其是妻子张释清一条线,更可称他个人的情爱最佳。

  通俗写作并非容不下个人的表达,但更高明的境界则是借助类型的“应当”来调整自己的写作、把握读者的普遍欲求。冰临如果能放下自己有些狭隘的趣味和有些扭曲的思索,重新思考 “历史架空”这个类型意味着什么,那就还能重回巅峰——虽然他的巅峰是出道即巅峰。

  好想再看冰临写帮派武侠啊……但他现在有太多的歪理要讲,不知道还能不能好好写一个可读性强的故事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